白亮·花羊·剑道
杂食党慎关
行文赋笔一介闲散人

白亮·今天不吃红烧鱼(车)

【七夕贺文/ OOC/日常/略有脏话/小甜饼/高铁特快】
请系好安全带。
弄了半天,谢谢小可爱们帮忙😘
迟到的七夕小甜饼

 

白亮·今天不吃红烧鱼(完)

【七夕贺文/ OOC/日常/略有脏话/小甜饼/后续有车】

诸葛亮已经一整天没有看到李白了,从早上起床开始这个人就跟消失了一样,手机还放在了家里里没带出去。一开始诸葛亮还没有在意,只当他是出去买菜做饭而已,自顾自起床给手机充上电,洗漱完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咕噜……”诸葛亮意识到自己的肚子真的饿了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了,而李白还是没有回来。他翻了个白眼,揉着蓬松的白发低声骂道:“李混球,又跑到哪里去了,手机也不带……”说着回房间拿起手机叫了份外卖。
无所事事的诸葛亮看着自己桌面上还来不及收拾而有些凌乱的各色笔记,叹了口气开始收拾起来,然而从李白的房间传出来一声比一...

 

我突然发现!白亮!缩写不就是BL吗!这他妈感情是两个天选之子注定搞基啊!窝草这是历史的古味官方糖!不要说了我吃爆好吗!!!

 

白亮·归故乡(3)

离开客栈的时间,李白把饮酒醉梦黄粱一事谈与掌柜。掌柜的听完他的话,抬手捋着胡子对着李白大笑道:“年轻人啊哈哈哈!你看看我身后的酒柜,要什么样的烈酒没有!你昨夜随意一点,我看你是个后生,没敢拿些烈性的,那是专门让小二去后院挖了一罐今年初春才埋下的桃花酿啊,啊哈哈哈哈……这酒埋的时间不够,味淡如水,小兄弟要是这也醉倒……以后怕是难进官场啊哈哈哈哈……玩笑话玩笑话,莫当真啊!”
李白有些赧然,咳嗽里带着略微的尴尬,又有些奇疑。自己加冠后在长安并没有推脱饮酒之事,向来是虽有醉意却未曾醉倒过的。而昨晚,那壶酒还是那样淡的一壶桃花酿……自己却醉的不省人事,入了桃花源的梦乡,直到天已大亮方醒。
想归想,但这毕竟...

 

白亮·归故乡(2)

李白看着诸葛亮走到不远处的桃树后头,自己也跟着下意识地背过身去,脑海里不自觉地出现那若隐若现的雪色肌肤和有水珠滚落的细腰。他猛的甩了甩脑袋,嘀咕道:“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疯了吗……”
等了约一刻钟,李白有些站不住了,那树林里头也没有动静,四下里无非是风过桃林的声音和流水声。他试探性地呼道:“……仙君?”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喊。
这下子李白有些慌神了,难不成这人真是桃林妖魅?他的手按上了青莲剑,慢慢向诸葛亮隐入的桃树走去,略微皱眉再次问道:“……诸葛仙君?”依旧没有人回答他。
他加快了脚步,疾走到那桃树后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心下不禁有些气愤道:“该死,怎么轻信了他……”话刚说完,身后传来一声富有磁性的低笑...

 

白亮·归故乡(1)

开元十四年,少年李白远游的第一年,中秋。这是李白人生意义上第一次真正距离故土有千里之遥。九月十五,却是月最亮的时候。
他和衣躺在床上,抱着怀里的青莲剑辗转反侧。深更时姑苏城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捣衣声,李白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抬起手拍了拍额头,捞过桌上早些时候问店家要来的一壶酒,扒开葫芦塞,浓郁的酒味瞬间充斥了他的嗅觉感官。
“桃……桃花酿?”李白有些差异,他只不过是随便叫了一壶而已,这酒是今年春天埋下的吗?他仰起头灌了一喉咙,果然被呛得面红耳赤,好在他已经不是初尝酒味了,这壶酒的味道算是浅淡的。李白抬手抹去嘴角流下的余酒,又喝了一口,嘴下的味道由最开始的青涩变成甘冽。
秋夜,捣声,漫屋桃花酒香,月光透过...

 

白亮·归故乡(引)

【半历史向/年下/诱攻/前世今生】
【白亮不拆不逆不逼逼,前世会是另一个比较出名的cp但主白亮,篇幅比较长,慎关。剧情仅仅摘取符合需要的历史资料带入,禁不起推敲,不喜勿喷。】

十里桃林,参天古树下,漫天纷纷扬扬的桃花瓣缓慢地飘落。李白坐在光滑的树根上,抬头望向那永恒不变的花雨,声音清冽:“亮,你记得我们初见的时候吗?”
枕在他腿上合眼休息的诸葛亮睁开那双比桃花色还要深的眼眸,抬起手在李白右脸侧一尺的地方停住,慢慢融进那柔软的纯白色头发里,轻轻拂去偶然落在发间的桃花瓣,而后顺势摸上了那人的脸:“自然。”
李白抬手握住那个在他耳畔撩拨的手,从指缝间扣住,低下头凝视着怀里的人。一头柔顺的长发垂下来,连同...

 

剑道·青竹梅隐香(大番外)

(时隔两年迟来的HE,马上七夕了,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薄梅锋近日来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自己被望不到头的紫色花海簇拥着,而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明黄色的衣袍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

他心下疑惑,却也发现自己穿的并非是现代的衣服,竟连头发也变得长过了腰。犹豫许久之后,他开始走向那个明黄色的身影。

不远处湖畔的风吹来,吹动了薄梅锋身上雪白的衣服和一头披散的长发。刘海遮住了视线,他迈开步子拨开那碍事的碎发,却发现眼前的景象陡然一变,到了个简朴的木屋里。里头光线虽说不上昏暗,却比不上外头明媚。

眼前,那个明黄色衣服的男子垂着头坐在轮椅上,满头...

 
2018/8/7 5  

小城故事(完)

那其实不过是一方小县城,普普通通得和中国数不清的村落一样,没有特别的山清水秀,没有可道的历史人文。只是要说起来,嘴角总会不自觉地想上扬,语调总是比往日活泼——那里的方言总是比别的地方好听些,那里的故事总是比书里动人些。有关于这座小城的故事像女子背上的一头秀发越积越长,若是哪天要一刀剪了去,心里头定是得流出血来才肯罢休。

子熹小时候的大半时间是在这个地方度过的。夏日里并不宽广的街道两侧总是堆满了各色时蔬肉鲜,熙熙攘攘得从早到晚不曾歇停片刻。走到里头就是老旧的社区,水泥地板上划着篮球场地界的白线早已经模糊不清,篮球架上的网只是松垮垮地挂在半边。值班室外的朝颜爬满了一墙,若是清晨来定能在阳光下看见...

 
2018/5/7 9  

© 山寒不见川 | Powered by LOFTER